4.第 4 章(1 / 3)

第四章

躲在院墙一边的大黑狗听着风带来的声音,“嘿”了一声:“她还记得我。”

林木偏头看看他,点了点头:“嗯。”

“她还记着呢。”大黑又这么说道,咂咂嘴,“她真的是个挺好的人。”

老太太是个很善良的人。

在大黑还是只奶狗的时候,冬日被人遗弃在小区的围墙外边,就用一个纸盒装着,跟他同窝的奶狗都已经冻死了,他自己也奄奄一息。

但幸运的是,他被一个路过的姑娘捡走了,救治一番细心照料,并顺顺利利的顺利长大,还走大运开了灵智。

那段时间是大黑有记忆以来最无忧的日子。

捡走他的姑娘从学生变成了一个教师,成了家又有了孩子,大黑也懵懵懂懂的到了犬类的高龄。

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开了灵智,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特殊性。

这样开了灵智却并没有意识到的生灵其实很多,大部分就都随着挫折与天命死去了。

大黑也没有意识到,他当时就想着,多陪陪她,再多陪陪她,一直一直熬着日子,怎么也舍不得离开。

后来他的主人遭了险,躺进了医院,危在旦夕,大黑念着报答救命之恩,一个激灵骤然清醒过来,凭着自己黑公狗的天赋,悄悄跟着几个鬼差下了地府,硬是把老太太的魂魄给抢回来,自己却被鬼差抓走代罪。

大黑在地底下苦熬了六十余年,阴差阳错的熬成了精,刑满释放跑回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头发花白儿孙绕膝了。

老太太儿女都成了材,事业有成,最终决定留在国外成家立业,老太太也没有意见,只是不愿意跟着去。

“你知道吗,她一直留着当年给我做的那件小衣服,还正儿八经的给我立了牌位,把她从医院里醒过来的那天当成了我的忌日,每年到了日子都会给我的牌位前边放一碗大肉。”大黑说完顿了顿,“以前我偷吃她都骂我还要打我的。”

林木看了脚旁边的大黑狗一眼,没说话。

“后来有人问她,干嘛给狗立牌位?”大黑咂咂嘴,“她就说:‘当年是大黑给我挡了灾,我活了,大黑却死了。’”

老太太偶尔还会跟人说起鬼门关、黄泉路,还有忘川上的奈何桥。

她说桥边长着许许多多的小白花,一到子时,那些花就“呼”的一下烧起来,烧那些有罪的孤魂野鬼,在忘川上连成一片幽绿幽绿的火海,燎得暗沉沉的黄泉路都亮如白昼。

过了子时,这些花烧完了,灰烬落回岸上,又生机勃勃的重新生长起来。

这话没太多人当真,但偷偷关注着老太太的大黑却高兴极了。

老太太还记得他。

到现在还一直记得。

“她还记得我,记得走的那一遭鬼门关。”

大黑偏头看了一眼他们刚刚站着的地方,那盆朝暮已经被拿进了院子里。

“她大限将至,我觉得她应该在她家人和学生的欢送下走得热热闹闹的,对不对?”

林木点了点头,说道:“你这表达得挺委婉的。”

“能委婉当然委婉。”大黑嘟哝,“我要是当面说你要死了,赶紧把你儿女叫回来,不会把她气出毛病才怪了。”

最新小说: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神明和他的少女【阴阳师】 妖王在西游拍电影 老婆奴[七零] 捡到一只奶狼 王府幼儿园2 穿成炮灰后只想搞事业 穿成if宰后我裂开了 转生成齐神的妹妹后我被灾难找上 斗罗+原神 披原神马甲在斗罗世界搞事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