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 51 章(1 / 2)

第五十一章

晏玄景看了帝屋回复的两条消息半晌,最终还是选择跳过自己心中的不快,林木的事还是在他心里占了上风。

晏玄景往上划了划窗口,扫了一眼那一串长长的名单,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之后,轻轻挑了挑眉。

他偏头看了一眼趴在沙发上微微阖着眼显得很累的林木。

怪不得当时情绪会那么低沉,原来是仇人送上门来了。

晏玄景在这方面的嗅觉还是相当敏锐的,他几乎马上就意识到林木说要封山的本意并非是出于处理公务的态度。

他的私心占据了上风,封山是想要瓮中捉鳖。

把那些人先关起来,跟外界隔绝了,山里不论发生什么血案都不会惊动外边,毕竟针对他们这种存在的规则本身就很不讲道理也没有人性。

从规矩上来讲,没有上户口进行登记并且主动找到他们求助的,视同放弃他们这种第三方的帮助。

他们不会主动插手,而哪怕求助了,那这些人能不能走、从哪里走都得在林木这里过一遍才行。

因为封山事宜是妖怪跟人类两边一起合作的,不过林木的手也会要过一遍大黑的手,这中间可操作空间很大。

倒是个不错的解决方法。

狐狸精托着腮,指尖轻轻敲击着手机屏幕,发出细微的“哒哒”声,只不过人类那边会不会很重视这件事,会不会对同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人放走这事比较不好说。

林木眼睛睁开一条缝,瞅着晏玄景:“怎么了?”

“你要怎么保证人类那边对这件事的重视?”晏玄景干脆的问道。

“……”

林木抿了抿唇,有些迟疑。

他抬眼看看晏玄景,发觉晏玄景的目光还落在手机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道:“我告诉他们有条走脉在山里,那些人是奔着走脉来的。”

晏玄景闻言,颇为意外的看向了林木。

林木提出封山这件事在他看来还在正常范畴之内,毕竟人类那边都找上门来寻求解决方法了,他顺水推个舟想出这么个法子并不多困难。

但把秦川的存在说出去,这着实就让晏玄景感到惊讶了。

秦川怎么着也算是林木比较熟悉的——说是朋友也bā • jiǔ不离十的人了。

以林木惯有的态度来讲,他怎么都是不会把朋友置于危险之地才对。

林木被晏玄景打量着,感觉十分不自在。

他在办公室里把走脉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很不安了,被晏玄景这带着点诧异和打量的目光一盯,顿时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如坐针毡。

“我就是觉得……家里很安全,而且你也在爸爸也在,再不然还有帝屋和你父亲。”林木垂着眼,颇有些紧张的揪着沙发的软垫,小心翼翼地说道,“秦川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

晏玄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让林木不自在了,他收回视线,听到林木这么说,点了点头,说道:“有我就够了。”

林木抬眼瞅瞅晏玄景,觉得他的重点是不是有点歪。

“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干得很漂亮。”晏玄景评价道。

身为一个妖怪——一个半妖,在有后台有靠山的时候,面对能力远不及自己的人类要是还缩手缩脚的,那像什么样子。

别说妖怪了,就是人类都知道合理利用自己的现有资源来为自己获取利益。

至于很多人类所介意的被当成诱饵这种问题,放在妖怪的思维里是没什么所谓的。

妖怪才没有那种辜负他人信任时的负罪感呢,轻信他人、无法保护自己,被卖了那也只能自己认倒霉。

如果一个妖怪本身足够强大,那么他身边的朋友极少会选择背叛和出卖的。

因为这么做的成本实在太高了,加之时间渐久,不合适的朋友都会被时间过滤出去,最终留下来的,大多也就是肝胆相照英雄相惜的同类了。

至于那些弱小到不值一提的妖怪,很少需要践行这一点认知,因为他们并没有什么被背叛和出卖的价值。

总而言之一句话。

作为妖怪,之所以被他人出卖,有且仅有一个原因:不够强。

这在绝大部分妖怪里是完全行得通的逻辑。

所以晏玄景虽然多少有点惊讶,但这份惊讶是出于以林木的逻辑去推断事物所带来的惊讶,而并非这件事本身。

对于这件事,他觉得林木没毛病,甚至做得还挺好。

林木解释说因为有他在,所以才敢把走脉的事情说出去这些话,更是让晏玄景心里舒坦得不行。

至于林木后边加的那几个名字,都不重要。

反正晏玄景自己是舒坦了。

林木仔细看了看晏玄景,发觉他好像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不由有些呆怔。

他还以为至少要被教训一番。

“秦川不会有事对吧?”林木问道。

晏玄景掀了掀眼皮:“不会。”

林木松了口气:“那我上楼去找秦川,这事还是要跟他说一说。”

晏玄景看着林木匆匆忙忙的套上拖鞋,啪嗒啪嗒的上了楼,直到林木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才慢吞吞的收回视线。

还是天真了点,他想。

这大约是帝休家祖传的天真。

……不过也挺好。

狐狸精想起林木刚刚拘谨又带着点小心翼翼的模样,觉得心尖尖上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挠了一下,痒痒的。

林木倒也不用急着去适应妖怪的规则。

晏玄景想。

有他在呢。

九尾狐低下头来,开始慢吞吞的翻手机里存着的资料。

林木发给帝屋的那一堆资料相当的细致,从姓名照片到八字和修行派系一应俱全。

这全都是从二楼资料室里搬下来并进行过整理的,非常详尽。

尤其是那些跟帝屋发过来的人名重合的那些个人,连生平履历都巨细无遗。

小细作。

晏玄景将手机上那些人的长相都记了下来,略一思考,兜着手机转头去院子里找帝休。

林木在二楼找到了自挂晾衣绳的秦川。

最近零零星星的开始下起雨来了,今天晚上也没有月亮,更没有月华,只有几颗星星稀稀落落的点缀在天幕上。

林木仰头看着挂在晾衣绳上的那条细小的龙,说道:“秦川,我有事跟你讲。”

“啊?”秦川应了一声,倒挂着看向林木,说话间带着一阵细微的龙吟声,“如果是你刚刚跟晏玄景说的事情,我都听到啦。”

林木“哎”了一声,正想说什么,就被秦川打断了。

秦川一甩尾,从晾衣绳上下来,精准的落在了林木肩上,轻快地说道:“我是没什么所谓,在你家玩得这么高兴,就当报答一下你啦!”

林木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他以前因为没有爸爸被欺负的时候,其实没少借着人小长得可爱的外表利用一些人的善心来告黑状,但这种注意打到能够称之为朋友的人头上,还是头一遭。

哪怕人家不介意,林木自己心里也过不去。

他想了想,干脆带着秦川进了屋,打开电脑某宝页面,让秦川自己去挑点喜欢的东西作为礼物来补偿他。

秦川两眼发亮,一点也不没准备跟林木客气。

拿着鼠标就“哒哒哒”的选起了东西。

最新小说: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神明和他的少女【阴阳师】 妖王在西游拍电影 老婆奴[七零] 捡到一只奶狼 王府幼儿园2 穿成炮灰后只想搞事业 穿成if宰后我裂开了 转生成齐神的妹妹后我被灾难找上 斗罗+原神 披原神马甲在斗罗世界搞事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