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2 / 3)

xué中抽送的幅度慢慢加大,随着yín水越来越多,抽插时也越来越轻松。乔铭易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浪叫出声,一口咬住乔元礼的肩膀。乔元礼闷哼一声,抱紧养子的臀部,一阵急插猛送,ròu体拍打声和黏腻湿滑的水声甚至盖过了两人压抑的喘息。

乔铭易被干得晕头转向,四肢发软,抱不住乔元礼了,便被放下地,仍然背靠着墙,乔元礼高高抬起他一条腿,从侧面插进去继续干。

后面太过舒服,以至于前面根本碰都没碰一下便射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有精神……”乔铭易气喘连连。他射过之后往往要很久才能再次硬起来,乔元礼却如同永远不知疲倦一样,在他里面顶个不停。

“得抓紧把五年的份补回来才行。”乔元礼亲了亲他的肩膀,让他换成双手撑着墙的姿势,扶着他的腰从后面再度捅入。

乔铭易被他反反复复用好几个姿势cao干,最后连站都站不稳,被乔元礼抱回床上继续上。明明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后xué却仍然不知餍足地吞吐着ròu棒。他只能自行扒开臀ròu,尽量拉伸xué口,方便乔元礼进出。

做了不知多久,他实在撑不住了,拽着乔元礼的胳膊糯糯地喊了一声“爸爸”,声音带着哭腔:“做不动了……真做不动了……以后再……”

乔元礼怜爱地蹭蹭他的脸颊:“以后再补回来。”

他加快冲刺的速度,yīn精将溢出xué口的yín液打成泡沫。jīng • yè迸射而出的刹那,乔铭易绷直身体,内壁被热液浇灌的感觉使他攀上高峰,就在那极致的快乐中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身上清清慡慡,已由乔元礼帮他清理干净了。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爸爸怀里,枕着他的胳膊。淡淡的金色阳光透过窗帘洒进屋内,为乔元礼镀上一层朦胧的金边。

如果每一天都这样,那该多好。

入睡时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他,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也是他。

第10章

父子俩在酒庄住了两天,等乔铭易恢复体力,他们便动身返回巴黎。何和夫妇恰巧也度蜜月回来了,安娜立刻重返职场,马不停蹄地致电乔铭易,请他牵线搭桥。

乔铭易非常热心,替安娜说了许多好话,乔元礼挨不住养子的嘴pào,答应和安娜见一面。

安娜订了一家高级咖啡厅,据说是大革命时代开到今天的老字号,请乔元礼过去谈项目。乔铭易对他们的生意不感兴趣,这天便自由活动。

在附近的博物馆逛了逛,晚上回酒店的餐厅吃饭。刚吃到一半,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总算找到你了。”背后传来一个令人不快的声音。

“你这人怎么yīn魂不散啊!”乔铭易怒视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裴子莘。

“我来找过你们好几次了,酒店说你们没退房,但是人没回来。今天可算见到面了。”裴子莘腋下夹着一个档案袋,大喇喇地在他对面坐下,意味深长地打量着他,“你和元礼……和好了?”

乔铭易的外表与数日之前别无二致,身上却荡漾着一种“熟透了”的气质,宛如秋日成熟的甜美果实,早就被乔元礼从头到尾吃干抹净,连骨头都不留了。

他微微红了脸,羞愤地说:“关你屁事,你是太平洋警察啊管那么宽?”

裴子莘左右张望:“元礼呢?没跟你一起?”

“出去谈生意了。”

裴子莘脸色微变:“和安娜?”

最新小说: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神明和他的少女【阴阳师】 妖王在西游拍电影 老婆奴[七零] 捡到一只奶狼 王府幼儿园2 穿成炮灰后只想搞事业 穿成if宰后我裂开了 转生成齐神的妹妹后我被灾难找上 斗罗+原神 披原神马甲在斗罗世界搞事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