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番外·一(1 / 3)

番外新年

12月31日,上午九点。

终于在昨天结束了地狱冬季合宿的青道棒球部队员们,齐齐穿着青道高中冬季西装制服,背着棒球部统一的深蓝色运动包,乌泱泱地一群人一起朝附近的车站走去。

“新年假期的安排?”

街上人群往来,挤挤攘攘,寒冬的冷风被热闹的年末大折扣冲淡。

仓持洋一问起打算如何度过接下来难得的一周假期时,御幸一也一手勾住运动包背带,一手搭在恋人牌爱心横格纹围巾上,假装想了一下。

“就是写年贺状,吃荞麦面,看红白,初参——不过在这之前得整理以前的东西,打扫卫生,然后应该是外食,去看正月映画……”

只是随口一问的仓持洋一:“?”

好详细,话好多!

这家伙心情很好吗?明明冬训结束后也是一副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的表情……去年不是还兴趣缺缺地说“就那样”的吗?

在游击手狐疑的表情中细数了一通新年例行活动后,御幸一也顿了一下,想起来什么似的,说了一个听起来格格不入的项目:“哦,还有就是写习题吧。”

仓持洋一:“???”

等等,这人刚才说了什么?

写习题……不是自主练习?

“你那是什么——”

奇特的安排?

“噢,这里!”?

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吐槽,御幸一也突然加快了脚步,朝前方的某人迎过去,“只有这么点行李吗?要住好几天呢。”

五米外的早乙女紬点头:“嗯,只带了衣服和一点生活品。”

御幸一也呲牙坏笑:“没有习题和书吗?”

“不到一周时间啊……”黑发少女的声音变小了一点,“只带了习题。”

“哈哈,我就知道!”

将自己的运动包放到黑发少女推着的小行李箱上,然后推着行李箱回归棒球部队伍,御幸一也面对仓持洋一复杂的眼神,露出了一个虚假的疑问表情。

“怎么?”

“……没什么。”

虽然说着“没什么”,但仓持洋一满脸写着“我已经习惯了我不想多问哪怕一句反正也不会有什么让我开心的回答”。

御幸一也:欸,失望。

昨天站在场边、给在地狱合宿中挣扎的队员们加油鼓劲的黑发经理,现在穿着浅灰色羽绒服和深灰色紧身(早乙女紬:这叫A字)长裙,将羽绒服拉链拉到顶,下巴埋在里面,十分乖巧地跟在过于嘚瑟的御幸一也身后走过来。

她和早已熟悉了的队员们打招呼。

只是明明大家关系不错,和御幸一也同行的二年级们却一个个都只是简短又不失礼貌地回应一句,接着就纷纷陷入了沉默。

好像是出于某种共识——前园健太显然没有get到的共识。

怎么回事?热心直率的副队长一头雾水。

为什么忽然都不说话了?这样经理不是会感到被冷落排挤了吗?

还有御幸,你为什么也不照顾一下经理啊?!

他瞪着眼睛扫了队友们一圈,发现的确没人打算开口,于是不得不站出来僵硬地搭话:“哦,那个,经理你也要去车站吗?”

早乙女紬愣了一下:“嗯……是的,去国分寺。”

“那、那正好和御幸一起走,哈哈!”

前园健太尴尬地笑了两声,在气氛凝滞之前,继续努力找话题:“对了,你这是要回老家吗?我记得经理是,呃,宫城……仙台出身?”

“啊没有,其实严格说起来,我应该算是东京出身,中学时才搬到宫城去的。”

“这样啊,哈哈哈哈……哦没错,我想起来了,监督也是东京人。”

前园健太嘴角都要笑僵了,“对、对了,说起来,经理你怎么没有和监督一起回家?”

黑发已经长长的女孩子眨眨眼:“去年爷爷奶奶——啊,其实是表舅的爸爸妈妈——他们搬到了福冈,所以表舅今年也会去福冈。”

最新小说: 哄荔 暖味nuǎnwèi 七零穿成女主的姐姐 豪门大冤种不干了 柔弱小猫咪在修仙界杀疯了 六零吃瓜直播日常 失忆后松田说他是我男友 我养大了真千金和真少爷 甜控 原来我拿的是师娘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