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 / 2)

她冲着渐行渐远的囚车队伍喊道:“舅舅你一定要等我,我现在就去救你!”话音刚落她便转身飞快提起裙摆匆匆离去。

颜绰想要喊住她却为时已晚,他目送着那飞奔离去的孱弱身影,单薄瘦弱得如同一张白纸,风一吹便要倒了。

他并没有抱有希望。

如今大宋朝局动荡不安情势险峻,每个人都想明哲保身谋取私利,无人会愿意踏这一趟浑水,冒着连坐杀头的风险来为他开脱求情。

任何人都救不了他,何况是只身一人的赵清幼。

“公主您去哪儿!”乐兰急忙小跑跟上,忧心忡忡地提醒道,“公主,前面可是主殿,不能去啊!”

赵清幼敛气沉静未答,黑发飞瀑般飘洒而下,肤白若玉,眉清骨秀,整个人似乎与之前畏缩胆怯的模样截然不同。

此时她要去的地方正是主殿。

主殿坐落于错综复杂恢宏辽阔的皇城正中央,由九华、紫宸与承明三座宫殿一同构成。九华殿与承明殿常用来祭祀与摆宴,而紫宸殿是用来百官上朝议政的议事殿。

颜绰已经在被送去刑场的路上了,留给她时间已经不多,此刻救出颜绰最快的办法就是直接阻止宋嘉帝那一道即刻行刑的圣旨。

云卷云舒之间,杳霭流玉,方才还湛蓝的天不觉地阴了下来,昏沉沉欲雨。天暗下之时,那本融融温柔的风转而变得冷硬呼啸,横冲直撞。

赵清幼停下脚步,两腮润色如抹胭脂,秀发被风吹得松散凌乱,杏眸微红朦胧着些许水汽。

她抬眸望向面前宛若雄狮猛虎巍峨而立的紫宸殿,抬起步子就要往上走。

“公主不能上去啊,扰乱议政是要被砍头的!”乐兰慌乱地拦住赵清幼劝说道,这殿前的地面似乎像是火炉,烫得她像热锅蚂蚁急得直跺脚。

谁知赵清幼头也没回,扯开了她的手继续往上,“你在这里等我便可。”

即便是用她命换颜绰一命也好,她今日势必要拦下那道圣旨。

“站住,议政期间任何人不得入内。”还未到门口,守门侍卫便如一道铜墙拦在了赵清幼面前。

赵清幼强行压抑心头的不安,语气平稳道:“我有重要之事要禀报陛下,麻烦通报。”

那侍卫面色冰冷,态度强硬道:“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去,违令者斩,公主您有什么事等到下朝后再禀报吧。”

就在这时,赵清幼听闻殿内传来了一阵激烈的争执声。

“颜将军为国征战,在边境与北周军对抗多年,怎么可能会投向北周背叛大宋呢,这是无稽之谈,此中定有误会!”

“误会?那如何解释那封密函?还有那北周人专门用来留作信物的玉符?”

“可是”

“可是什么?那密函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要与北周人秘密私会,庞大人你还有何话可说!”

“这…………”

北周密函,玉符,私会……

赵清幼在外头隐隐约约听到这些字眼,脑海中忽然有什么东西飞速迎面撞击而来,砸得她茅塞顿开。

赵清幼眸光一闪,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紧张地蹙起秀眉,迈步想要赶紧进入紫宸殿。

“公主,你真的不可以进去!”

侍卫死死挡在她的身前拦住去路。

“让开。”

侍卫语气强硬了几分,“公主别逼属下动粗。”

见那侍卫气势逼人,赵清幼也没有退缩,她暗暗捏紧拳告诉自己,这次她真的不可以再害怕了。

于是她鼓起勇气,扒着侍卫的铁膀费力踮起了脚尖,深吸一口气,铆足劲儿对着威严肃穆的紫宸殿内大声喊道:

“那密函确实是颜将军所写!”

第2章舌战群臣

“殿外是何人喧扰?”

侍卫想要捂住赵清幼的嘴但为时已晚,威严沉稳的嗓音透过庄严肃穆的大殿传来,已经惊动了里面的那位。

赵清幼听到了嘉帝的声音后下意识地颤了颤身子,那声音如同从森冷地狱传来的索命声,令她不自觉退了半步。

好在背上渗了些汗,外头的凉风吹过,透骨的冷意将她从恐惧中拉离。脑海中传来的声音不断告诉她不要害怕。

因为害怕是毫无用处的。

“回陛下,是诶!公主!”

赵清幼提起一口气,未等侍卫汇报完便擅自越过他,抬步迈过紫宸殿的门槛走了进去,没有一丝犹豫。

殿内阴暗无光,角落檀木几上摆着一盏紫铜麒麟香炉,静静地吐着云纹般的香烟。

恢宏大气的殿内站满了身穿对应官级颜色的朝服的大臣们,他们意外与好奇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齐刷刷落在了进来的赵清幼身上。

赵清幼的心中擂起了鼓,她藏在袖中的指尖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掌心肉,让自己不要去在意这些,挺起胸膛来,眼前她该做的是阻止那一道行刑的圣旨。

众目睽睽之下,赵清幼拖着负重千金似的步子走到了一身明黄色龙袍的身影那里,面色淡然若芙蕖地行礼道:“请父皇原谅儿臣擅自闯入议政殿,关于颜将军通敌叛国一事,儿臣有事启禀。”

此言一出,鸦雀无声的殿内瞬间议论纷纷。

最新小说: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神明和他的少女【阴阳师】 妖王在西游拍电影 老婆奴[七零] 捡到一只奶狼 王府幼儿园2 穿成炮灰后只想搞事业 穿成if宰后我裂开了 转生成齐神的妹妹后我被灾难找上 斗罗+原神 披原神马甲在斗罗世界搞事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