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1 / 4)

一向都在宫里做针线活的尚服局的宫女们哪里见过这种血腥可怕的场面,一个个纷纷背过身去不敢看。

细长的针线穿过皮肉,刺骨钻心的心痛让邓公公喉咙里发出了如同锯木头一般嘶哑难听的哭嚎声,奈何只要他张嘴那疼痛就会成千上万倍地袭来,进退两难之下他只能闭上嘴呜呜咽咽,任由自己的嘴被戳得千疮百孔。

赵清幼纹丝不动地站在那儿,像是一尊玉像般事不关己。但是凑近看,可以察觉到她如同蝶翼的细长睫毛正在轻微地颤抖着,但她用指甲紧紧掐着自己手心的肉,让疼痛来驱散自己心中的胆怯。

她不停地告诉自己,以后这样的场面只会多不会少,她必须去适应。即使她的胃中再如何翻腾蹈海,也要忍着恶心看下去。

完事以后,乐竹将沾染了鲜血的银针无情地扔到了一边,捏起手帕将手上的血迹胡乱地擦了擦,扔在了疼痛得已经麻木了的邓公公的身上。

涕泪和血交融在了一起,画面触目惊心。

邓公公的惨叫声将衡妩馆内其他局的人都给吸引了过来,众人赶来一看到眼前这幅光景纷纷吓得失声尖叫。

姜尚宫也总算是回了魂,苦着脸担忧地对赵清幼道:“公主,这邓公公是宁贵妃身边的贴身太监,这样责罚到时候贵妃娘娘肯定会怪罪下来。”

赵清幼道:“本宫就是要让宁贵妃来亲自看看本宫送她的大礼。”

她瞥了一眼不停在地上抽搐的邓公公,眸中划过一丝算计阴恻,看着在场的六局二十四司,赵清幼不禁有些感慨,心酸道:“母后走后,你们受了不少苦。”

原本光鲜亮丽的人儿们,如今一个个都失去了光彩,变得昏沉无光。

那时这里的人脸上都是带着灿烂的笑容,意气风发,现在却都被打压得失去了活力。

尚仪局的崔尚宫叹了口气道:“是我们没能完成当年先皇后娘娘叮嘱的任务,让这么多人跟着一起受牵连了。”

赵清幼一想起往日,便忍不住鼻头一酸有一种落泪的冲动,安慰道:“不是你们的错,你们跟着母后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本应该被善待,却不想这宫里已经蚊蝇横行,腐烂发臭。”

崔尚宫眼角湿润道:“公主,您快走吧,一会若是玉贵妃来问责,下官们会担着的,先皇后娘娘只有您一个女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其余几位尚宫皆点头附和道:“是啊,公主,您快走吧。”

赵清幼心痛不已,都已到了这种地步,她们竟还不顾自身安危想来为她顶罪。这一群跟着颜皇后出生入死的女官沦落到连一个太监都能对她们呼来喝去地恐吓,着实是一种悲哀。

赵清幼摇头,坚定道:“本宫不走,本宫等着就在这里等着宁贵妃来算账。”

“这”众人一阵犯难。

赵清幼看向她们,眼中惋惜一扫而过,月眉微蹙着严肃地问道:“各位,你们难道愿意一辈子被他们给踩在脚下吗?女官怎么了,女子难道就不能拥有济世为民的权力了吗?母后费了那么多心思将你们提拔起来,为的就是让天底下有更多有才干的女子能够为大宋做出一份贡献。

不可以让这些人一直那么嚣张着,不然母后的一片良苦用心都会毁于一旦,为何女子为官要低人一等,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赵清幼的情绪有些激动,问道:“各位难道不想回到曾经那些受人尊重的日子吗?”

她的声音慷慨激昂,脆如银铃,尾音落地的片刻六位尚宫纷纷跪在了地上,见状,二十四司与其他几十个宫女也跟着跪在了赵清幼的面前。

崔尚宫热泪盈眶道:“公主,下官们怎会没有回想过往昔的日子,但奈何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为人下人。”

最新小说: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神明和他的少女【阴阳师】 妖王在西游拍电影 老婆奴[七零] 捡到一只奶狼 王府幼儿园2 穿成炮灰后只想搞事业 穿成if宰后我裂开了 转生成齐神的妹妹后我被灾难找上 斗罗+原神 披原神马甲在斗罗世界搞事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