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1 / 3)

赵清幼方才听到了路人口中说道此人是五品官员温大人的儿子,如此蛮横无理,看来这个温大人这些年来在御京还挺威风,没少干压榨百姓的事,趁此机会好好给他一个警告。

若是直接杀了他儿子,万一惹急了,在没站稳脚跟之前,赵清幼还不能和前朝的官员分庭抗礼。

但是谢听迟并不这么想,他谢听迟从不害怕什么gāo • guān压迫,在他的眼里,只要是他想做的,便是不择手段他也能做到,这种小事他根本都不会放在心上。

“有我在,谁都不能拿你怎么样,”谢听迟看向那个被侍卫给搀扶起来的登徒子,脸上难得露出了愤怒的表情,额上青筋突起,“本侯管他是几品,天王老子来了本侯也照样收拾。”

“侯爷!”赵清幼再一次制止了他。

因为这一阵骚乱,投向这里的目光越来越多了,且谢听迟又是轰动御京的人物,一下子他们变成了焦点。赵清幼意识到谢听迟的手还护在她的腰间,瞬间脸上一热,这一动作在别人眼中尽显暧昧之意。

是以赵清幼强行地拉着谢听迟赶紧离开这人多口杂的地方,来到了酒楼的包间里面。

远离了喧嚣的人群,赵清幼这才缓缓地松了口气,对着对座依旧愁眉不展的谢听迟道:“只是遇到个醉鬼而已,侯爷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虽然她悬着的心也是刚刚才落下来,但是为了不让谢听迟担心,她故作无恙的样子对他浅浅露出一个笑容,来缓和这尴尬的气氛。

“那若是臣没有赶到,现在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谢听迟看向她,眉宇之间已经蹙成了一个小小的“川”字。

他这一问反倒让赵清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如果方才不是谢听迟,她可能会被那人给拖拽强行带走,虽然有乐竹在场,但是人潮太过拥挤,一时半会不能立刻赶到她的身边。

“街上那么多人呢,即便没有有幸遇到侯爷,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赵清幼好心道,谢听迟心中的怒火刚压抑下去却又不受控制地涌了上来,他明明说得那么清楚,只要有他在,她可以做想做的任何事情,不用顾虑其他的事情。可是赵清幼每一次第一个想到的都不是他,而是其他人。

“公主。”谢听迟神情严肃地唤了她一声。

赵清幼有些不知所措地应了一声:“嗯?”

谢听迟翕动薄唇,他想质问赵清幼为什么每一次都不知道好好地保护好自己,上一回是用自己的命去与宁家做拼搏,这一次则是想着自己对付那登徒子。可当他看着赵清幼那一双清澈眼眸之时,又不忍心开口。

最终,在内心经历过了好几番挣扎后,谢听迟缓缓开口道:“公主,臣不是说过,请公主不要再做这种令臣苦恼的事情了吗。”

因为他会很担心。

赵清幼愣了愣,先前谢听迟的这一番话她就没有明白,如今他再说了一遍,赵清幼更加不明白了。他所谓的令他苦恼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她明明已经尽全力没有麻烦到他啊。

一阵道不明的沉默过后,赵清幼轻启朱唇道:“侯爷,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能够做到,只要我手中权力稳固,将当年的事情全部查清楚后,便会兑现我们当时的承诺。我会向父皇请求赐婚,寻一个势高的驸马来进一步稳住朝中的权力,届时,我会倾力支持谢家在前朝的位置”

赵清幼还未说完自己会搬出皇宫,然后亲自调查当年的那些恩怨纠葛之事,便被谢听迟给打断了:“公主要选驸马成婚?”

谢听迟有些惊讶地瞪大了星眸,浑身都有些不受控制地跟着紧绷了起来。

赵清幼点点头道:“嗯,到时嫁了驸马,我便能搬出皇宫,自由不少,亲自调查母后当年的事情。另外,也可以不再麻烦侯爷帮那么多忙,侯爷与我毕竟男女有别,不能太过于正大光明地有来往。”

她想与他保持距离。

“”

谢听迟抿紧了薄如秋叶的唇,落在腿上的手不禁慢慢地握紧成拳,但仍是强忍着心中复杂的情愫,艰难地开口问道:“那公主可有想好中意的人选?”

赵清幼摇了摇头,笑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总有一个合适的,时间紧迫,我会尽快找到合适的人选成婚的。”

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夜幕,起身道:“时辰不早了,颜汐还在外面等着呢,我先带她回去了,今日还是要多谢侯爷。”

赵清幼刚转身要离开,便被谢听迟给喊住了:“公主!”

赵清幼不知为何,总觉得最近的谢听迟十分奇怪,让她完全一点都捉摸不透,面对谢听迟那般审视的目光,赵清幼只想赶紧逃脱。但是她仍是停下了步子,回头看向他。

谢听迟对她道:“其实,你选驸马这事,臣也可以帮忙”

最新小说: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神明和他的少女【阴阳师】 妖王在西游拍电影 老婆奴[七零] 捡到一只奶狼 王府幼儿园2 穿成炮灰后只想搞事业 穿成if宰后我裂开了 转生成齐神的妹妹后我被灾难找上 斗罗+原神 披原神马甲在斗罗世界搞事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