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1 / 3)

赵清幼随地地胡乱抓起一根树枝当做自己防卫的武器,她还不能死,她还有好些事情没有完成,好些谜团没有解开,上苍给了她第二条命重生到了悲剧发生之前,她绝对不能就此辜负了。

正当她准备拼死一搏之时,“咻”地一声,不知从哪里飞快地飞来了一支利箭,稳准地扎入了老虎的身躯,方才还微风凛然的猛虎瞬间摔落在一旁。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朦朦胧胧之中赵清幼看到了有人向她飞驰而来,策马扬鞭,衣袂飞舞。

“公主!”

那人迫切担忧地呼唤着她。

赵清幼神情有些晃然,好似看到了这些日子夜夜梦中从御京大道上一袭红衣架马向她而来的那个少年郎,不顾一切地只为她而来。

有一瞬间,赵清幼以为自己还置身于梦中没有醒过来,可身上疼痛的叫嚣让她不得不意识到这是现实。

当那人穿过丛林,赵清幼才看清了那根本不是什么少年郎,而是拉弓射箭的谢听迟。

谢听迟指尖松开,第二支箭落在了老虎的腿部,他拉住缰绳飞身下马。

中了两只箭的猛虎看到了谢听迟,他一袭玄色锦衣,眉头紧锁,身上散发着比猛兽还要恐怖的杀意,周身的气场一瞬之间变得震慑威严,让方才还威风凛凛的猛虎蜷缩起来了身子,变成了一只乖顺的猫,瘸着腿转身费力地逃回了树丛之中。

谢听迟没有那个心思去追它,赶紧附身去看摔倒在地的赵清幼,神情紧张地问道:“没事吧,伤到哪里没有?”

看到危机解除,赵清幼摇了摇头,这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浑身都虚脱无力地瘫软了下来,“还已经今日要为老虎果腹了。”

谢听迟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住了她的腰,稳住了她的身子,道:“先回去,这么浅的地方出现老虎,指不定还有其他什么东西。”

赵清幼惊魂未定,并没有对谢听迟与她的动作有太大的反应,点了点头觉得他说得有理,也没有拒绝,只想快些离开这可怕的地方。

可她刚想自己站起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却令她不得不又坐了回去,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赵清幼紧紧地咬住唇瓣让自己不要尖叫出来,眼泪一个劲地在眼眶里面打转。

“怎么了?”谢听迟紧张地问道,语气是连自己都未曾察觉过的温柔。

赵清幼痛苦道:“我的脚好像扭到”

谢听迟单膝跪在地上,伸手轻轻地捏住了赵清幼的脚,那脚娇小得他宽大的手掌正好可以握住。

谢听迟将之捧在了手掌心里,又伸手捏了捏脚踝的部位,听到赵清幼倒抽了一口凉气的声音,他道:“确实是扭到了,我先给你按揉一下,不然一会儿会肿得更加严重。”

说着,他修长的指节按住了脚踝的两侧,动作小心翼翼地按捏着,还时不时叮嘱赵清幼道:“会有些疼,你忍一下。”

开始时刺痛难忍,但慢慢地转变成了酸和胀,赵清幼感觉在谢听迟的按揉下她的脚好像逐渐没有那么痛了。

她看着谢听迟认真为她按揉的样子有些失神,谢听迟的脸庞是棱角分明的硬朗,整个人看着英气俊朗,眉宇若山丘起伏,鼻梁宛如苍山挺拔而立,唇若蝉翼薄削,冠如宋玉,丰神俊朗。

每当赵清幼看到他时,便觉得他如夏花一般嚣张盛放,绚烂如同时间最美的风景,少年意气,潇洒尘世间。

赵清幼心中仿佛忽然流进什么似的,凉凉的,很舒服。

好像每一次她身处困境与危机之时,都是谢听迟及时出现救了她。宫中御道、熙王旧府、花朝街头、赛马场上如今最先出现的人又是他。

“侯爷,为何每次我一遇到困窘之境时,你都会及时地出现?”

谢听迟手里的动作顿了一顿,抬头看向赵清幼,问道:“公主……想知道?”

赵清幼想都没多想地便点了点头:“嗯。”

她话音刚落,便感觉暖风拂面,自己被一个高大的身躯所包围笼罩着。

赵清幼睁圆了双目,看着谢听迟近在咫尺的俊颜,脑海里轰然一片空白。他喷洒出的炽热气息洒落在了赵清幼的笔尖,带着淡淡的好闻的龙涎香味。

这突如其来的危险姿势让他们两人的唇只隔着短短几寸。

第45章他想娶她

最新小说: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神明和他的少女【阴阳师】 妖王在西游拍电影 老婆奴[七零] 捡到一只奶狼 王府幼儿园2 穿成炮灰后只想搞事业 穿成if宰后我裂开了 转生成齐神的妹妹后我被灾难找上 斗罗+原神 披原神马甲在斗罗世界搞事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