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节(1 / 2)

赵清幼往谢听迟的身后站了站,小心翼翼地抬着眼帘打量着向他们走来的男子。这男子看着五十来岁的模样,整个人体态臃肿圆滚,大腹便便油光满面,穿金戴银地接受着众人的祝贺,好不风光。

想必此人便是令她苦苦追寻了好几月的那罪魁祸首,顾传铮了。

“哎哟,侯爷你说你今日怎么才来呢,让我好等,我一直记挂着你却没见人。”

顾传铮熟络地迎了上来,脸上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目光却又快又准地落在了谢听迟身后的赵清幼身上。

“路上有事耽搁了,还望见谅。”谢听迟假作赔笑地逢迎了句,故意地往赵清幼身前挪了挪想要将他炽烈的视线给阻挡住。

而他这一小小动作不仅没让顾传铮有所收敛,反倒是激起了他好争的本性,怀揣一颗狼子野心什么都想要得到,何况只是个美人而已。

顾传铮笑得很猥琐,靠近谢听迟低声地对他道:“看来侯爷这路上是碰着好东西了,怎么不拿出来和我一起分享分享呢?”

谢听迟心中一阵厌恶反胃,但顾传铮此刻身边跟着不少侍卫,他不方便直接动手,且赵清幼也在身后拉着他的衣角提醒他先前商量好的计划,是以他也只能强忍着恶心继续扮演着赫连炎,笑道:“顾大人这话说的,这不是碰上了个美人么,大人若是喜欢,送你便是,本侯身边不缺女人。”

顾传铮先是感到有些奇怪,按照赫连炎爱美色的性子竟然这么轻易就将刚得手的美人赠予了他,异于往常。但他转念又想,今日是他的生辰,可能赫连炎也并不与他计较,慷慨了一回。

“去吧。”

谢听迟侧首向赵清幼示意道,隐在狼牙面具之下的双眸却暗暗地带着担忧,不过只是转瞬即逝,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毫无破绽。

赵清幼垂着眼帘默默地迈步走上前,压着声音细声娇滴滴地换了一声:“顾大人。”

顾传铮听着只觉得骨头都一阵酥麻,迫不及待地便将她搂入了怀中,心肝宝贝地哄着。头一回抱到这般水灵娇艳的美人,手捏起来都如棉花一样柔软轻弹,加之顾传铮在边关呆久了,五大三粗地不禁加大了手劲。

赵清幼被捏得生疼,但也只能咬着牙隐忍着。

顾传铮想要伸手去揭她的面纱,却被她阻止道:“大人别心急,奴家只想让大人看到奴家的容貌。”

即便隔着一层薄纱,也难掩轻纱之下那若隐若现的姿容,顾传铮刚得到美人自然是新鲜极了,一个劲地依着她。

顾传铮提议道:“美人,你看你穿着的如此惊艳漂亮,不如为我和侯爷舞一曲?”

赵清幼心想自己从小便没学过舞姿,平日里母后最喜欢带她做的事是画画,哪里能行,便转眼想了个法子,道:“奴家舞跳得不好,要不,服侍大人喝酒吧?”

顾传铮见着细柳腰姿,虽觉可惜但也万分向往,欣然地答应了下来,搂着赵清幼走上了上座的主位。

顾传铮以主人翁的身份讲了几句客套话,便吩咐可以开席了。

丝竹缓缓响起,美酒佳肴在前,佳人美女在侧,莺歌燕舞相伴,下面坐满了北周的权贵与将领们,这排场恐怕得在皇宫里才能见到。

赵清幼心中冷嗤,顾传铮倒想得挺美的,想要倚靠北周的势力自立为王。

想着,她为顾传铮斟满了酒杯,递到他唇边道:“大人,请用酒。”

“好好好”他满足地一饮而尽,想要俯身亲吻她的脸,却被赵清幼侧身躲了开来。

赵清幼再次为他斟满了酒杯,递过去,对他娇嗔着道:“大人,你要喝满三杯酒才能亲奴家,奴家才不让三杯倒的人亲呢。”

顾传铮大笑了两声,“哈哈,才三杯,我可是千杯不倒的,美人,你看好了啊!”

说着,他一把夺过了赵清幼手中的酒壶,随意地拔掉了盖子扔到了一边,仰起头将酒壶里的琼浆玉露一股脑地倒进了嘴里。

顾传铮就像是一头饮水的水牛,咕咚咕咚地没几口便将酒壶里的酒都给喝完了,他长舒了一口气,面色赤红地扔掉了酒壶,神色自豪地道:“怎么样,美人?”

“大人果真是厉害。”赵清幼弯下眉眼笑着附和道。

受到了夸赞,加上酒意的朦胧上头,眼前的薄纱美人越发如皎月撩人,迫不及待便要去揭开她那碍事的面纱,“美人,这下可以亲你了吧。”

赵清幼没有阻拦,顺势便要扑进他的怀里。然而,顾传铮还未得偿所愿,便感觉到了脖子有一阵忽如其来的凉意,伴随而来的还有刺痛感。

“别动,否则你的命可就不保了。”

遮脸的面纱缓缓落下,露出一张秀丽月貌的脸,赵清幼神情冷冷宛若冰霜扑面,让顾传铮燃气的赤焰被瞬间扑面,方才的撩人舞姬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把银刃架在了他的脖颈之间,只要稍有不慎,即刻便能取走他的性命。

原本热闹嬉笑的宴会顷刻之间一片鸦雀无声,在座之人看到被刀架着的顾传铮皆警惕了起来,按着自己的佩剑蠢蠢欲动着。

赵清幼将银刃逼近了几分,厉声呵斥道:“都不准动!不然我立刻杀了他!”

“都别动!都不准动!”感受到了脖颈上的疼痛又更甚了几分,顾传铮赶紧阻止了意欲上前保护他的侍卫,惊恐万分地盯着面前这个娇美却拿刀架着他的女子,“你你,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赵清幼对他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冷笑,道:“顾传铮,你可真会跑啊,害得本宫找得你好苦。”

顾传铮只觉背后一阵发凉,颤抖着声音道:“你你,你是锦昭公主?”

顾传铮能够总是先赵清幼一步逃之夭夭,这还得多亏了隐藏在她身边的细作,也就是乐菊。那一日几百骑兵追杀赵清幼,他们误入了从来无人生还的吃人谷,本以为他们早死了,谁知竟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成了快到手的美人。

“你竟然还活着?”

“托先人之福,大难不死,特地来寻你。”

顾传铮现如今追悔莫及,他恨自己为何非贪图那个美色要将她给讨到身边来,挖了个坑自己奋不顾身地跳了下去。

“公公主殿下,那个我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您先把刀放下,我怕这刀剑无眼的伤着了您的尊躯。”

顾传铮企图用缓兵之计来拖延时间,手不动声色地摸向了自己腰间随身携带着的匕首,脸上堆着讨好的笑意引开赵清幼的注意力。

正当他欲拔出匕首对赵清幼下手时,一只酒杯以雷电之势,快又准地飞向他的手腕,打掉了他手中的利器。

顾传铮吃痛地看向酒杯飞来的方向,错愕不已地质问着:“赫连炎,你做什么!”

“赫连炎”不紧不慢地起身走到他身边,解开了狼牙面具狠狠摔在了顾传铮脸上,原本圆润似猪头的脸上从鼻子里流出来了两行鼻血。

顾传铮疼痛地哀嚎了两声,恍恍惚惚看到面具之下“赫连炎”的模样时心中一凉,仿佛置身三尺冰冻无法动弹。

“谢谢听迟,是你!”

最新小说: 毕业前我觉醒了木系异能 神明和他的少女【阴阳师】 妖王在西游拍电影 老婆奴[七零] 捡到一只奶狼 王府幼儿园2 穿成炮灰后只想搞事业 穿成if宰后我裂开了 转生成齐神的妹妹后我被灾难找上 斗罗+原神 披原神马甲在斗罗世界搞事那些年